分布式光伏之路举步维艰 且行且坚持

2014年5月,山东济南的一个小区中的70套别墅即将安装光伏系统;成立近一年的航禹太阳能在过去数月的居民分布式订单从没有断过;江西去年完成了1000个不超过5千瓦的户用系统申请。工商业分布式项目同样在努力前行,管宇翔的复睿新能源在无锡新区的分布式示范区项目在开工后便放缓下来,其融资渠道正在打通;中建材的贾艳萍正进行河南、安徽的项目申请备案;晶澳的牛明还在说服工厂业主投资屋顶光伏电站;山东鲁丽的分布式电站已经获得备案,在接待了数拨闻讯而来的供应商后,但其工厂还未建成。居民分布式的发展速度虽然乐观,但对于中国能否完成国家能源局规划的8GW分布式目标起不到关键作用,而更大体量的工商业分布式项目正从各个角度寻求突破。

高风险与低收益并存

中兴能源在山东淄博的分布式项目在进入第一批国家示范名录后便停滞下来,如今他们正在与顺风光电探讨合作。中兴能源拥有多年分布式项目的经验,但此前他们的操作大都限于金太阳补贴的模式。管宇翔、贾艳萍、牛明所在的公司也都拥有丰富的金太阳项目经验,但在装机补贴取消后的度电补贴模式下,这两家公司正在建立新的商业模式。在这些项目的推进过程中,他们都都需要解决同样的问题。中兴能源某项目总监李伟(根据要求为化名)表示,“目前分布式项目面临三大难,屋顶难、收费难、融资难。”

晶澳正计划把六个生产基地中剩余的屋顶重新规划用于分布式项目建设,这些工厂的屋顶大部分都已经用于金太阳项目,牛明表示“每个基地还能做数百千瓦或1MW,重点还是在市场上找屋顶。”晶澳的思路是到一些目标地市通过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管委会寻找合适的屋顶,并且不是所有企业的屋顶都满足要求,“我们优先考虑国有企业和大的民营企业的屋顶。”中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新能源部已经通过母公司中建材集团与其下属拥有优质屋顶资源的子公司签署了屋顶租赁协议。贾艳萍表示,“暂时只考虑在集团内部的屋顶上开发,目前已经选定了安徽和河南的数个工厂屋顶。我们规划得比较早,新建厂房在设计之初就考虑了对光伏系统的承载,如果已有屋顶的承载力不够,我们也进行了加固。”在李伟看来,业主屋顶的有效存续性是存在风险的,“风险之一是业主运营的持续性,万一破产或搬迁会严重影响收益,另外是屋顶的使用寿命。”

屋顶结构主要有混泥土和彩钢两类。混凝土屋顶的承重一般问题不大,而彩钢板屋顶会面临很多风险。牛明在考察彩钢屋顶的实际情况后表示,“彩钢板屋顶也有多个种类,有些承重没有问题,但很多屋顶的设计寿命达不到25年,甚至只有15年,并且这些工厂都已经使用了数年。”中建材对达不到承重余量要求屋顶的加固进行了评估,“加固材料并不贵,但工程设施费比较高,并且还得在工厂停工的时候进行,工期会拖长,”贾艳萍说,“有些加固成本算下来每瓦要8毛到1块钱。所以我们第一批项目集中在不需要加固的屋顶上,将投资成本控制在9元/瓦以内。”

复睿新能源项目停滞的原因之一是签不下屋顶。作为中国光伏知名城市,无锡在打造了一张光伏制造业名片后正希望打造应用名片,无锡相关政府部门把屋顶当作资源进行招商引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表示,“一个屋顶背后有多家企业在竞争,一般是按照电费的9折卖给屋顶业主,但随着竞争的激烈,有的企业开始出85折甚至提供电费打折加屋顶租金的双重优惠。而屋顶业主也被弄得无法选择。”李伟也遇到了屋顶的恶意竞争,他建议“屋顶成了资源后业主也坐地起价,希望地方政府参与协调,并出台推动政策,如使用光伏电力的企业在夏季高峰期限制用电具有优先权等。”相比无锡,同样作为第一批分布式示范区的佛山三水工业园区的项目推进速度更快。中国可再生能源专委会彭澎在考察了该园区后发现,当地政府正计划推行强制安装政策。目前该园区正推动由政府、光伏企业、电网公司共同成立的电站开发公司,并计划在园区内成立统一的投融资平台。

对于电费打折和屋顶租金这两种方式,在牛明看来,“很多业主更愿意获得电费折扣,一般都是9折,条件好的屋顶最低能达到85折,再低就算不过帐来了。”贾艳萍遇到的困难稍微小一些,“我们给业主的电费按照峰谷加权电价打9折。其实业主也不缺这点费用,都是通过集团公司来说服业主的。”

即使签下来屋顶,如果电站投资商仍然面临风险。“已经遇到有金太阳业主收不到工厂业主应缴电费的情况了,”浙江嘉兴光伏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徐韶正试图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协会推动了电站业主、工厂业主以及电力公司达成三方协议,并在局部试点。我们还计划成立一个平台统一向部分屋顶业主收取电费。”嘉兴光伏高新技术园区管委会正计划与中广核太阳能共同成立专业运维公司,除了基本运维工作外,这家公司还提供第三方的电费收取结算等服务。贾艳萍完全不担心电站收不到工厂业主的电费,“因为都是集团子公司,双方的电费将在集团内部直接划拨。”目前已经有很多光伏企业呼吁由国家电网对自发自用的电费进行代收代发,但目前看来国网还没有准备好这么做。

政策细化

虽然分布式政策获得了一定认可,但现有的政策体系仍需要细化。这些需要细化的政策涉及到投融资、税务等诸多方面。

一家分布式发电开发商表示,“国家能源局发文豁免了分布式项目的电力业务许可,但如果向国家电网卖电需要开增值税发票才能获得电费,但开票系统都是电子的,营业范围中没有电力业务选项,也就开不出发票。虽然国家能源局要求简化发电类电力业务许可申请书,但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税务总局并没有相应的执行政策。”

关于发电收入该缴纳的税收,李伟也有疑虑,“能源局给出的0.42元补贴是含税的,但是否要交增值税还存在争议,有些地方说不用交税。事实上国家税务总局此前发布的《关于中央财政补贴的有关问题》(国税[2013]3号)文件中指出来,纳税人获得中央财政补贴不属于增值税应税收入,不征收增值税。”贾艳萍表示,“以前金太阳项目属于节能服务,要交营业税,在分布式项目有发电许可后,改为增值税。对于用电的工厂业主来说也更希望开增值税发票。”牛明认为17%的增值税是确定的,“但地面电站的企业所得税是三免三减半,对于分布式项目应该也适用。”

当国家能源局把配额指标分解至各地后,部分地区除了进行配额备案工作外,也在试图通过地方补贴政策推动分布式投资的积极性。上海对于2013—2015年投产的光伏项目提供连续五年的多种补贴奖励,其中工商业分布式项目每千瓦时补贴0.25元,个人、学校等优惠电价用户补贴0.4元/千瓦时,地面电站补贴0.3元/千瓦时(上海2014年没有获得国家地面电站配额)。由于在文件发布前边得到补贴消息,晶澳已经提前部署了在上海的分布式项目投资,“这也是我们只在上海地区投资的原因,地方政府的操作比较正规,”牛明表示,“200MW配额目前看还是充足的,但新政策下来后竞争会更激烈。”

且行且坚持

分布式发电面临多种困难。安全隐患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分布式项目依附于建筑物上,运行环境不如地面电站,会有很多隐患,”西北勘探设计院光电分院院长肖斌对分布式项目的运行表示担忧, “通风散热是一个问题,高温情况下电气产品容易老化,如接线盒、电缆、汇流箱等都容易出现故障,甚至导致火灾,而屋顶的电气火灾不容易扑灭。”山东烟台一个分布式项目就曾因为业主采购的电缆质量不合格而起火,因被施工单位及时发现才没有导致更大的事故。

2013年夏天,广东一座沿海地区的分布式电站在台风来临时整体结构受到损坏;2013年8月,天津中新生态城管委会楼顶的光伏组件及防水层因天气温度过热而自燃并导致了60平米的过火面积。以上两个例子仅为诸多出现事故的分布式项目中的特例。IBC中国公司总经理何庆志给出了自己的看法,“直流侧的危险因素比较多,一些辅材的质量并不达标,电缆如何铺设也有些不规范的地方。如一些分布式项目把汇流箱安装在屋顶,在我们看来这么做是有风险的。”

赛维LDK电力事业部副总经理张雷表示,“分布式项目的系统效率比地面电站差,评估下来只有70%左右。倾角、温度、屋顶结构等都是影响分布式效率的因素。如果在长期高温下,组件的衰减率也会更明显。”贾艳萍也认为其分布式项目的系统效率能做到70%就很不错了,“影响因素太多,与西部地面电站相比日照差、系统效率又低,即使自发自用的电力能达到1.1元/千瓦时的电价,收益率还是不如地面电站。”

最近更新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gratis.info terapeliculas.com peliculaslatino.co peliculas5.tv peliculas4online.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