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宝:如果政府继续大量补贴 可再生能源规模就不可能做大

由全联新能源商会主办的“第八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于2014年6月7~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召开。图为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

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

以下是文字实录:

张国宝:尊敬的黄小详副主席,各位来宾早上好!今天是周末,天气也难得得好,大家都来踊跃参加新能源论坛,充分表明大家对新能源发展的关注。但是国际上的光伏市场却不像今天天气一样晴朗。现在美国和欧盟又在对中国光伏电池板进行反补贴的制裁,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发展中大国,在新能源领域近几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在前进的道路上,总是荆棘丛生。

刚才前面几位发言的同志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每每想到这些,我们心中都感到很沉重。最近我参加了一次和美国的电话会议,其中提到了一个美国公司,他们在利用金融工具发展光伏,因为我不是搞金融的,这方面知识很欠缺,似懂非懂,所以会后我就请教了很多的同志,大家给了我很多好的答案,使我这个外行也懂了很多,从我这个外行来看,比较容易理解的,就是我们搞光伏发电站,有基建、补贴,也有发出来的电和电网公司的购电合同,包括电价和期限,对于投资者来讲,可能对基建、补贴有不确定性,也不了解,但是对于购电合同确定的购电年限和价格,这个现金流是比较确定的,他也看得很清楚。

所以这个金融工具就把不大可确定性的基建和补贴,和后面能够比较确定的现金流,就是购电合同分开,把比较能够确定的现金流绑到这个金融工具上进行融资或者上市,保证投资者在未来的若干年当中有固定的回报。这种金融工具对于像社保基金一些投资来讲,它就有一定的吸引力。

他们查了查汉能网站上也有这方面的报道,说明你们已经关注这件事情,所以这个对我很有启发。5月下旬我到新疆参观了哈密和吐鲁番几个可再生能源项目,哈密地区自然条件很恶劣,年降雨量只有33毫米,而蒸发量高达3300毫米,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对农业生产非常不利,但确实发展风电、太阳能的好地方,哈密地区的风能和太阳能有相当规模,已经建成了哈密到郑州正负800千瓦特高压电路,已经具备了与火电打捆向华北地区送电的能力,但是现在这个线路虽然建成了,但是配套火电厂还在建设当中,还没有建成。

为了配合疆电外送,在哈密地区一共规划建设了660万千瓦的火电,600万千瓦的风电,120万千瓦的太阳能发电,现在都在建设当中。目前哈密已经并网的风力发电有270万千瓦,在建有800万千瓦,并网的光伏发电64万千瓦,在建的有125万千瓦,可以预见,哈密地区很快就将形成一个1000万千瓦以上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项目。根据当地同志的介绍,在哈密的三塘湖地区有一个华能投资乐观风力发电厂,年发电小时数竟然能够达到4400多小时,几乎快要接近火力发电小时数,哈密地区风电发电平均2900小时,说明这个地区发电资源是非常丰富的。

吐鲁番一共规划8.7平方公里,屋顶全部装上太阳能电池板,规划1.37万千瓦,现在已经并网是0.8万千瓦,由国电能源公司承建,并且按照微网来运行。上网电价当时定的价格是每千瓦时1.09元,居民用电价格按低于当地电价两分钱计记,每度电0.56元,因为当地电价是0.58元,用在自己屋顶上就是0.56元,这个模式跟我原来想象的还不太一样,原来我想像德国鼓励老百姓自己投资在屋顶上建,但是那个地方老百姓拿不出钱,还是由能源公司拿钱,对当地老百姓优惠一点。

多余的电上网,不足的再由大网支持,在区内正在安装充电桩,准备为城市公交电动车充电。小区内采用热泵技术,为居民楼夏天供冷,冬天供热。在哈密地区也有一个光伏发电工业园,已经并网的光伏发电能力有60万千瓦,一共有21个投资运营业主,这些投资业主既有央企,包括华能、化电这样的央企,也有地方国有,也有民营企业,也有外资企业,例如在那个地方,我看到一个香港弗光光伏聚光发电,就像一个放大镜一样,太阳照进去聚光以后发电。可以说这个地区集各种技术流派于大成,上网电价国家定的标杆电价一度电一块钱,现在降到九毛钱,其中化电公司通过招标的2万千瓦的光伏电站,一度电是0.785元,但是据当地介绍,这样的电价在当地也能盈利。哈密同志告诉我,他们发展光伏发电的积极性非常高,投资者也非常踊跃,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国家批给它的光伏发电控制指标太少,现在还在下计划指标,每个省只能多少,不能超过这个数字。目前只剩下两万千瓦可以分配,其他就没有指标了。

他们打算留给汉能的薄膜光伏发电。这21个投资和运营业主,因为一共就60万千瓦,21个业主,所以每一个也就是两万多千瓦,他们都很想扩大自己的建设规模,但是受到国家批给的规模数限制,我就问他们,这里的风光资源这么丰富,国家为什么还要下控制指标,为什么还要控制你,只能搞这么多呢?回答是因为光伏发电、风力发电仍然需要国家电价补贴,受补贴资金的限制,所以有规模的限制,这个情况我过去多少一点,我马上跟国家发改委价格部门沟通了一下,去年以前我们每度电征收8厘钱的可再生能源基金,现在这个不够了,现在一度电是收1.5厘钱的可再生能源基金,理论上去年可以收540亿元可再生能源基金,但是总有收不上来的,所以实际数要比理论数少一点,这个基金是由财政部负责收取和管理,后来主要补给电网公司,因为主要是差价部分。

这里可再生能源基金大部分是用来补贴风电、太阳能发电的电价,也就是说高于当地燃煤火电标杆电价的部分,由可再生能源基金来补贴,以哈密地区为例,煤电火电上网电价0.25元,昨天我从宁夏回来,宁夏才0.28元,在当地这个电价是很便宜。风电是0.58元,每度风电还要补0.33元,太阳能发电现在国家定的是0.9元,每度电要补0.65元,如果按照这个机制,每年收取的可再生能源基金总数除了有点增量以外,大体上是固定差不多的。所能补贴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也就是恒定的,所以在这样的机制下,可再生能源怎么能够大发展呢?发展不起来,你只能按照基金多少才允许你发多少,这个数就固定死了。

我就不太理解,如果按照这个机制的话,就很难有大的发展。所以我就想可再生能源要得到大的发展,一定要在机制上进行创新,我前面举了一个例子,在金融上创新,我们创新不仅是技术上的创新,也包括金融工具创新,也包括制度上创新,也包括管理创新,我这个例子就是说我们在管理机制上是不是也要做点创新,我想创新的方向,应该是逐渐减少补贴,甚至于最终做到不要补贴。以燃煤发电如果有一定竞争可比性,作为投资运营商来讲,我想不希望减少甚至取消补贴,他们希望国家补贴多多的,不要取消,假如我是投资商,可能我也很容易有这种心态。

但是,如果大家来辩证看一下这个问题,如果继续要政府给大量补贴,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就不可能做大。如果能够减少补贴,规模就可以做大,从宏观经济学来讲,最简单的图表,就是你要求补贴得越多,发电量就越小,要的补贴越少,发电量可能越大,所以必须权衡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这里我想耽误大家一点时间,在我自己的工作经历当中,给大家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上海浦东开发,当时上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座房,因为当时浦东交通很不便,当时还是江泽民同志当书记的时候,就建了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按照常规思路,交通部门建好以后就要收费,就像我们现在到机场高速公路一样要收费,收费以后再去还贷,这是传统思维,但是如果继续收费的话,仍然没有多少人愿意到浦东,也不方便。

所以市政府就有激烈的争论,一种意见就说应该收,收来的钱才能还贷,另一种意见是不能收,应该鼓励大家无偿使用基础设施,鼓励大家到浦东去,那么这个桥谁来还,用浦东以后发展乐观综合效益来还。最后市政府做出正确决策,这两座桥不收费,那不收费交通部门不高兴了,这个钱谁来还,但是事实证明浦东后来较快发展起来了,它的收益完全可以还这两座桥的钱,这就是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比较。

后来我又经历了上海的大小洋山港,当时修了一个东海大桥,同样也提出来要收费,要不然三十公里海上建的桥谁来还钱,所以每个集装箱要收一定的费用,可是有人提出,每一次过东海大桥,要收这么多钱,人家的船为什么要到你这儿来,卸到釜山或者高雄不就可以了,干嘛到上海来,所以这个钱不能收,那么你不收这个侨谁来还,同样利用综合效应来还,最后市政府也做出决定,东海大桥不收费。这样的话,大量吸收集装箱到大小洋山港,现在大小洋山港一年的集装箱已经超过香港的数字。

所以我们在权衡还贷机制的时候,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怎么摆布,我讲这个例子就是想让光伏投资商你们想想,是多向国家要补贴还是努力降低成本比较好。风电太阳能没有燃料成本,为什么发电成本比燃煤还要高呢?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主要由贷款财务成本,设备折旧等构成,现在这几年虽然可再生能源有困难,但是搞风电投资的基本还是能赚钱的,主要是由于投资成本在不断下降。这里我想顺便说一下补贴,国家对于风机制造商或者太阳能板是没有补贴的,会前我请教了一些同志,我印象当中没有什么补贴,我们补贴是补在电价上,现在美国欧洲就说我们有补贴,我们实际上竞争很激烈,现在你看搞设备的人,其实成本是很苦的,他们竞争很激烈,像风电一千瓦设备价钱只有四千块钱,所以这个竞争非常激烈,补贴只补在电价上,但是现在外面就有人说某某风机制造商得到政府巨额补贴,我想这不是事实,所以我们不要授人以柄。要真正看看,我觉得刚才有个同志发言,大家讲得非常好。

我们在设备上政府现在实际上没有补贴。从降低风电、太阳能成本的角度来分析,补贴补在哪个环节,我认为也是可以研究的。例如为了减少财务成本,能不能给风电、太阳能贷款定向降准,新能源贷款能不能也给予定向降准,或者给予补贴贷款,延长贷款期限,延长折旧年限,这些措施也能够降低发电成本,不是一定要补在电价上,如果你采取这些措施,同样能够降低发电成本,这就是所谓软成本和硬成本的关系,在电价上要逐步做到以其他能源的发电有竞争力,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能不能做到和燃煤发电价格有竞争力,这是我们新能源能不能发展起来的很大问题。我认为发展不起来有两个因素,首先新能源价格还是比常规能源价格要贵。另外它的电不可调,甚至把它叫做“垃圾电”,这两个因素是制约新能源发展的很大因素。

我最近搜集的资料稍微多一点,其中有一篇叫做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已经能够和火电比肩,世界性的可再生能源成本已经在技术的下降,可再生能源贵的常识正在成为历史。以美国一千瓦时的协议价格为例,风力发电最低价格达到2.5美分,3美分左右的协议在不断涌现,光伏发电也出现了期限为25年,价格不到7美分的协议,这已经达到了比火电、核能大规模发电还要低,至少也有七成的水平,再考虑的减税因素实际上还会略高,即使如此,价格依然很高。在得克萨斯州三美分是一般水平,在以风力发电量称雄的得克萨斯州,甚至有创2.5美分的例子,也就是说,政府在十年内还优惠2.2美分,在最初的十年,价格也仅为五美分左右,考虑到整个协议期,价格还要低。在得克萨斯州和中西部决定建设火力发电,反而需要勇气,现在我们是建新能源需要勇气,在美国是建火力发电需要勇气,倒过来了。这个文章里面举到投资之神巴菲特的论断,就是风力最便宜。他成立一个公司叫中美能源公司,与西门子签订了10亿美元风力发电采购协议,在此之前巴菲特曾经说要在爱德华州投资20亿美元进行风力开发,现在已经有十亿美元投进去了,他认为风力发电成本是有竞争力的,认为风力是取代老化的煤炭发电很好的选择。

我再举一个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丁能源,这个公司想在25年当中以一千瓦时低于0.5美分的价格购买光伏电力,现在响应奥斯丁的企业已经有三十多家,都愿意以这个价格来做光伏发电,其中大多数与奥斯丁公司相比毫不逊色,也就是说,奥斯丁并不是冒着亏本的风险提出这样条件的。另外美国给前十年享受每千瓦时2.2美分的优惠税收。现在美国大体上风力2.8—5.5美分,光伏发电4.5美分左右,生物质9—16美分,核电是13美分,从这些数字大家可以看到,可再生能源已经是和传统能源有竞争力了。现在光伏发电的价格已经降到2009的1/3左右,奥斯丁以30年平均成本来做判断,到二十年以后,燃料成本为零的可再生能源完成折旧,优势还将更大。其实在奥斯丁采购之前,美国有一个叫第一太阳能,我估计在座很多同志都熟悉这家公司,它与新墨西哥洲一家公司也签订了协议,价格是5.79美分,建设费用可以降到1美元/瓦以下。最后的结论,成本高将不再是探索可再生能源的前提条件了。当然我们国家可能做到这个还有一定距离,至少说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方向,如果经过各种能力,使得可再生能源和常规能源有竞争力,不是不可以达到的,是指日可待的。

另外影响可再生能源发展,还有一个因素,就是电网公司认为风电、太阳能不可调控,甚至把它叫做“垃圾电”,除了认识上的问题以外,从技术层面一定要配置一定容量的电池蓄能电站进行调节,这在美国已经非常重视,并为电站投资运营商普遍所接受。利用加州和夏威夷十分重视新能源发展,要把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提高到35%以上,他们对新建燃气电厂也实行公开招标,选定投资运营商,但是条件是必须绑定一定条件的蓄能挑战,在解决可再生能源并网难的问题上,蓄能产业在市场中获得了发展的重要契机,无论是项目数量还是装机规模,美国与日本依然是重要的蓄能释放应用国家,分别占到40%和39%的全球装机容量份额,日本在钠硫、液硫电池都处于国际领先水平,2013年,德国推动蓄能产业方面的动作较大,2013年和2014年两年,共计划投资5000万欧元,对新购买蓄能系统的用户直接进行补贴,德国在未来五年的蓄能装机容量有望达到200万千瓦时。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讲这些!谢谢大家!

最近更新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gratis.info terapeliculas.com peliculaslatino.co peliculas5.tv peliculas4online.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