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俊峰:能源工作者最弱任务是保障经济安全

“2014中国(北京)国际能源峰会”于7月28-30日在京举办。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表示,我做了30多年的研究,能源工作者最弱的任务是能源要保障经济运行的安全,所有的能源工作都是以保障供给为己任,现在变了,现在能源不再为无效的发展、无质量的增长、不合理的需求做任何保障,能源只能满足合理的有质量的增长和需求。

“2014中国(北京)国际能源峰会”于7月28-30日在京举办。上图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

“2014中国(北京)国际能源峰会”于7月28-30日在京举办。上图为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李俊峰。

以下是文字实录:

李俊峰:各位早上好,我做一个“能源革命与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报告。这个报告做了很长的PPT,一百多页,大体上讲二三十分钟的时间,有问题的话再讨论一下。

因为PPT的内容很多,我只讲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为什么要能源革命;第二是能源革命在干什么;第三我们应该干什么;第四可再生能源发电的作用。

全球现在进展的情况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能源革命,在十八大之前2011年的时候,国家已经提出来开始控制能源总量,进行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在十八大报告里提出来要在中国进行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的革命。今年上半年连续开了两次会议,一次是国家能源委员会开了一次会议,国务院总理、国家能源委员会主任李克强来主持,讨论了中国能源革命的问题,提出了能源变革的方向。十八大提出来要进行能源革命,疑惑还没有打消的时候过了一个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组长召集了中央财政小组会议,听取了国家能源局关于能源安全的报告,这个会上总书记做了讲话,阐述了中国能源革命的四项任务和一个重点工作,提出了四个方面的革命,进行能源消费的革命,要进行能源消费的总量控制,坚决的抑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费;第二是能源生产的革命,要发展非煤的多元化的能源供应体系;第三个方面是进行能源技术的革命和能源的技术创新;能源的消费革命和能源消费提供基础的技术支撑,第三是进行体制和机制的革命;第四是进行国际合作保障全球能源安全。

什么是变革、什么是革命,如何来看待?中文的讲法很多,变革和革命也没有太多的本质的区别,只是说变革是渐进的过程,革命需要爆发性的突变性的因素。很多人在讨论,全球也好、中国也好还没有突变性的东西真正的出现能源革命,我说不对,我并不是来为最高领导背书。在十八大的报告里,在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里都提出来要进行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而不是提能源消费和生产的革命,这次总书记倒了个位置,首先是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这真正是革命性的变化。

我做了30多年的研究,能源工作者最弱的任务是能源要保障经济运行的安全,所有的能源工作都是以保障供给为己任,现在变了,现在能源不再为无效的发展、无质量的增长、不合理的需求做任何保障,能源只能满足合理的有质量的增长和需求。说句土话,过去有位记者采访我问道,现在经济是虚胖的大胖子,不能说敞开肚子吃饭要多少给多少,过去可以做到现在慢慢的做不到了。这几年能源消费出现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从49年到99年40年的时间,中国的煤碳总的增长量是10亿吨,99年到2004年涨到14亿吨,现在又接近40亿吨的。其他的能源也在不断的增长,我们在展示业绩的时候,建国60周年的时候、改革30周年都在表述成绩,煤碳增加了多少倍,特别是发电装机过去的10年平均每年增长一亿千瓦,英国是七千到八千万千瓦,我们涨了一个半英国的发电装机。这年经济形势不是特别的快速,07、08、09、10连续四年两会的时候国家能源局和国家发改委都在被告系上,每个地方都说能源不够、我的能源有问题,2004年张国保是分管能源的副主任,我和张主任说你要说能源没问题是经济出了问题,当时的经济增长速度超过了10%,我们还说能源有问题,十多年来大家都不认这个帐,认为能源隆重,供应不断也批判它,唯独没有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现在能源消费总量不仅是太多了而且是实在太无效。

已经退休的上一届的总理温家宝在2010年的时候在大连的达沃斯的会议上说了中国经济三个不,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资源浪费太多出现了无质量的增长,希望我们的经济有质量的增长,其实这个转变是革命性的变化。

过去能源方针是坚持以煤为主,或者坚持国内为主,首次提出来要大力发展非煤的能源。除了煤之外还要把油也控制一下,过不了多久国家会控制石油的消费总量,我们的石油消费总量也很可怕。大概在80年代的时候消费总量每年大体上是在三四千万吨的样子,现在到了五亿吨,现在全球的石油增量部分大概50%到60%供应给中国,所以说石油的消费总量也要控制。石油无论是应对气侯变化还是在控制污染都不比煤差多少,像北京的大气污染里应该煤碳和石油是半斤八两,大家可能还没有关注到这个问题,我们的油品质量太差,汽车的质量太差。高速路上一辆大卡车的污染量相当于上万辆小汽车的排放,我们没有去管它,将来要对石油的生产和消费进行控制,增加新能源的供应,我们觉得实实在在是一个革命。

体制改革,把能源作为一个商品。我们号称是市场经济国家,但是从来没有把能源作为一个商品,国家在满足供应,国家定价、国家批项目包括进出口,这对能源整个能源体系来说这都是一场革命。技术创新我们需要的不是三五年,刚才说的现在就可以动手,但是技术创新真正产生效果是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后的事情。刚才说的内容现在动手马上就可以见效。

能源安全,最近刚刚结束的中美对话,中国政府和美国政府达成了协议,中国将公布中国的石油储备。这是一场革命,体现在中国的能源真正的纳入全球的公开化的保障体系中间。我一直坚持只有全球是安全的,中国才是安全的,只有全球的能源是安全的中国的能源才是安全的。特别作为一个大国我们不可能独善其身,更不可能闭关锁国,必须纳入到全球的能源系统来看才真正做到我们的盟员安全,这也是革命性的变化。这是中国能源革命所面临的一些问题和形势,这也是中国为什么要进行能源革命。

归纳,我们的供应和需求特别是需求出现了大的问题,和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和环境保护的需要不相适应,我们的能源结构太差,百分之七八十年的能源靠比较脏的煤碳包括石油,差不多占了80%多这两项加起来,接近90%,其他的清洁能源太少,不符合世界能源的潮流,所以说必须进行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能源生产和消费的革命必须靠技术的支持、体制的改革以及国际合作。

全球能源革命的情况,现在网上固守煤碳、固守化石能源的一批专家、学者、企业家都在为煤碳背书,都在企图看德国的笑话,很多人说德国的能源革命失败了。昨天讨论了一个下午在讨论德国的能源革命问题。为什么看德国的能源问题呢?德国是世界能源革命的策源地也是最大的受益者。到2013年年底为止德国的发电装机达到了1.83亿千瓦,风电3400万千瓦,太阳能发电3800万千瓦,一部分的生物制发电和水电超过了八千万千瓦,接近40%多是新的能源,加上天然气。德国是一个没有任何资源的大国,我们的专家、学者、领导经常说中国是富煤贫油少气,德国几乎没有石油有很少量的天然气,煤碳不到20%,天然气40%多,之后是可再生能源过去它是核电大国,他现在从过去的25%已经降低到了17%,可再生能源量增长到了18%,2030年的可再生能源达到50%,2050年的时候会达到80%。今年几个高温日光伏发电量占了总负荷的100%,100%的电靠光伏,它几乎把所有的核电、天然气发电都停了,也依靠了法国、丹麦、挪威和瑞典的水电的支撑来避免波动,光伏有不平稳的问题,靠强大的欧洲电网进行支撑,但是它进行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为欧洲也为全球大比例的利用可再生能源,特别是像光伏这样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德国应该代表着世界新能源发展最重要的方向,我们应该从德国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方面看到能源发展的方向,并且它已经有了成功的经验。

我们应该做出这样的判断,全球大体上能源革命的方向无非是逐步的放弃化石能源,用非化石能源来替代现有的化石能源,并且大家朝着这样的方向走。这个过程中由于天然气由于是低碳的又是清洁可能会成为过渡和桥梁,过渡可能是20年、也可能30年、也可能50年,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技术进步的程度,另一个方面是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技术进步是看得到的,大家对技术进步本身并没有怀疑,我比较早的了解风电和光伏发电,20、30年前的光伏发电一瓦七八美元,2000年一瓦还卖到七八美元。到了2013年的时候肯定一美元一瓦以下了,并且整个系统的安装大概是1.2到1.5美元一千瓦基本上做到了,发电的成本是八毛钱以下,上网电价是一块钱以下,并且还在不断的下降。关键是观念的改变,风电和太阳能是不稳定,需要大量的自然的支持,但是储能的技术发展起来以后可再生的问题可能会得到解决,还有全球电网的计划。最近网上热炒,国家电网[微博]的老总写了一篇文章,建立全球的电网,其实20年前美国人就提出来了,德国人在尝试,解决风电和太阳能不稳定的问题最大的办法是全球联网,中国和美国差了12小时,美国没有太阳能的时候中国是有太阳能的,地球是慢慢转的,真正把全球的电网连接起来的时候应该并不存在问题,并且技术上也不存在问题。

中国是大一统的电网已经连接起来了,把西藏和北京连接起来了,新疆和北京连接起来,并且开始从俄罗斯买电,并且向蒙古买电,我们的触角已经超出了中国的范围,最远的输电距离从乌鲁木齐到北京是四千公里,俄罗斯和美国的阿拉斯加起来距离也就是一两千公里,所以电网的连接是不存在问题的。这是畅想但是并不是梦想,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德国人已经开始行动,已经探索把非洲的太阳能和风电通过直布罗陀海峡以及希腊和土耳其很短的海峡完全可以把中东沙漠的电和北部非洲撒哈拉的电送到欧洲,这是很重要的保障,德国最好阳光的地方也不如中国最差的地方,平均小时是2.5到3.3,我们是3.3到4.7,每天的发电标准小时数。我们的大部分地区是德国的一倍半以上,我们应该有能力解决,技术上也可以实现,关键是观念的改变。

一些富油、富气的国家首先想到了,中东两个著名的学者也是王子,一个是沙特的,他在20年前说过一句话,人类告别石器时代不是因为用完了石头,现在还没用完石油的时候必须探索新的能源革命,现在阿联酋驻华大使也是一位王世的成员,他写了一本书《石油后时代的来临》,这也是阿联酋大规模的开发风电特别是太阳能做了很多的工作,中国是富煤贫油少气我们没理由不去革命,所以说能源革命是很迫切的。

我们革命要革什么?除了总书记谈的五个方面,能源生产消费、生产、技术、体制、安全的革命之外更多的是观念的问题,首先要认识我们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必由之路,这件事05年在中国召开的全球第二次可再生能源大会上,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给大会写了一个致辞,发展可再生能源是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中国发展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我们只看到了可再生能源在大的干间问题上、大的成本比较上没有太多的问题,除了贵一些之外没有太多的难题,贵和贱是相比较的,买特斯拉[微博]的车,加油的时候一度电1.2毛钱,每公里燃料费节省还会减少三分之二,充电开车燃料的费用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当然比亚迪(49.98, 0.00, 0.00%)可能更好一些,这是发展的方向。现在可风电五到六毛钱的上网电价,成本是3到4.5元的样子。如果再略微的下降一点就完全可以和刚才说的成本上和价格上相竞争。

还要转变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我一直和领导说,领导经常问可再生能源是好东西但是价格什么时候可以降下来,我说我们的自来水是5到6块钱一吨,每个城市不一样,便宜的地方4块钱一吨,但是的我们矿泉水是两块钱,两瓶一声相当于四千块钱一吨,好东西好价钱,西方的理论是“付得起的”,我刚刚工作的时候电是八分钱一度现在是八毛钱一度。我们必须有个人识的过程,好东西好价钱。

我们必须有一个长期的想法,我们要给发展留出空间和余地来。技术创新难在什么地方?装备制造业大家都在比较屈辱的活着,招投标法是规定最低价中标,使得我们的装备制造业没有哪一个是有合理的利润,按照一般的发达国家或者欧美日的看待,装备制造业利润率是23%到25%以上,要高出开发商和银行,我们恰恰相反我们银行的利率是确保的,开发商的利率也是确保的,唯独装备制造业,但是所有的装备制造业能够做什么,银行赚钱是因为开发商发出电来,我们要有特别好的装备,没有特别好的装备不可能有稳定的发电,没有稳定的发电银行不可能有稳定的回报,这个道理很简单,银行的利率汇报但是压低了我们的装备制造业,我们有什么资格继续要求我们的装备去降价。

GE、西门子这样大的公司每年有上百亿美元投入技术研发,才确保了整个行业绝对的领先地位。中国的装备制造业哪一个每年拿出七八十亿美元来投入研发,为什么不拿?是他们懒吗?是因为他们没有长期思想吗?不是,我们哪个装备制造业每年有七八十亿美元的利润呢?包括光伏制造业,前十名都在中国,但是哪个有真正的盈利或者是高比例的盈利,这种条件下怎么指望去技术创新呢。所以说中国能源革命最大的问题要认识到,今后是技术的革命或者是装备的革命,包括新能源和核能都是装备的革命,必须要有坚实的装备制造业为基础。我们也呼吁像查总这样专注于光伏开发的企业,应该帮助上级装备制造业,使我们的装备制造业体面的活着,或者整个行业全社会都要支持装备制造业,有了坚实的装备制造业真正的能源革命才有了重要的基础。

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最近更新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1080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enhd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ubituladas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latino1link peliculas-gratis.info terapeliculas.com peliculaslatino.co peliculas5.tv peliculas4online.tv